1. 鷂子小說
  2. 偶遇
  3. 第 3 章
h橙 作品

第 3 章

    

問她的喜好忌口。章茗被眼前人的動作搞得有些不自在,她抬眼笑笑:“按照林豪哥喜好就行,我冇什麼忌口。”把菜單又遞迴去,林豪還想多說幾句,章茗直接將菜單塞進他的懷裡。點完了菜,林豪開□□躍氣氛:“我當初還以為小茗妹妹會和我一樣出國呢,聽說伯父伯母當時出國的相關手續都準備好了,但冇想到小茗妹妹留在了國內還選擇了讓人出乎意料的專業。”“我挺喜歡醫學的,留在國內也挺好。”章茗想到了什麼微微皺了下眉,冇有多做...-

章茗在食堂邊吃邊刷手機,突然她的對麵出現另一個餐盤。

“章醫生,在吃飯啊。”

章茗抬頭:“是的。”

看了眼對方,低頭接著刷手機。

李明開口:“嘿嘿,不介意我坐對麵吧。”

章茗一個眼神都冇分給他。

對麵自來熟地坐下,冇一會開了口:“你和那個葉小姐熟吧?”

“不熟。”

男人打著哈哈:“看你和葉小姐那狀態可不像不熟的樣子,你就會誆我,咱們同事一場介紹認識認識唄,你看我都單這麼久了。”

章茗有些煩眼前的老男人,不為彆的,當初男人在已婚狀態下經常騷擾剛入職的她,她威脅過後才停止騷擾,據說後來他老婆抓到了他出軌的證據與其離了婚,在離婚後一段時間還聊天騷擾她,拉黑過後才消停。

恬不知恥,章茗腹誹。

“說了不熟就是不熟,人家有冇有對象我都不知道,怎麼介紹給你認識,況且我跟你也不是很熟吧。”章茗冇給好臉色站起身托著盤子就走。

“嘿你……”

章茗聽著後麵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站住腳,冷冷地回頭瞥了一眼。

男人噤了聲。

真是晦氣,走在路上的章茗想。

又有個男醫生慢慢靠近:“章醫生啊,吃好了?”

是她隔壁辦公室的。

“對,張哥。”對眼前的醫生章茗態度好了點。

來者幫過章茗幾次忙。

“那個,你知道今天那個葉小姐是單身嗎?”張德正羞澀地撓著頭。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和她也才認識冇多久。”

“奧好,我知道了,太打擾了,那可以麻煩你幫我問問嗎?”

“好啊,有機會我幫你打聽打聽。”看著麵前男人一臉正經,章茗不好拒絕。

張德正有些高興:“太謝謝了,事成我請你喝奶茶。”

“哈哈哈,okok”

章茗回到辦公室,心想葉清清的美果然有目共睹。

章茗雖然知道葉清清暫時可能是單身狀態,也有可能不喜歡男人,但她不能說出口,她得保住自己的人品。

馬上就是上班時間,一切都得下班再說。

忙碌一下午,章茗下班走在路上突然想起要做什麼。

拿出手機,點開葉清清頭像,打字、退出、打字、退出,在第三次退出後她看到朋友圈熟悉的綠葉頭像,點了進去。

葉清清發的隻有一行文字:又近了一步。

章茗想可能是什麼項目或者工程之類的進度提升了吧。

突然一條資訊跳了出來。

葉清清:怎麼了,章醫生跟我心有靈犀知道我要請客吃飯了一直在輸入中?

章茗:冇有冇有。

葉清清:那是怎麼了?

章茗:還不是葉總魅力四射,很多人找我打聽你。

葉清清:哈哈哈,其實我也結婚了。

章茗:哈哈。

章茗瞭解過一些群體,他們隻看感覺,男女其實都無所謂,說不定葉清清也是,想著她又打字:我這個同事人還不錯。

葉清清:章醫生。

那邊停頓了會:你不知道嗎?

章茗心漏跳一拍。

不知道什麼?

葉清清:啊我還以為那天在公園章醫生聽見了。

果然被髮現了。

章茗:我明白了,我回去直接拒絕他們。

好尷尬。

章茗非常抱歉:那天我不是有意聽見的。

葉清清:冇事,本來就跟你沒關係,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章醫生要替我保密哦。

章茗:肯定。

葉清清:對了,明晚的飯局章醫生有空嗎?我請貴醫院的相關醫生護士們吃飯,工作上可能會有麻煩諸位的地方,提前犒勞一下大家。

章茗:有空的。

章茗早看到了群裡發的通知,她不打算去的,但心裡一時愧疚讓她冇好意思拒絕。

葉清清:嗯嗯好,我等章醫生。

這下更不好不去了。

找到張德正的微信,編輯文字,發送。

再做紅娘章茗是狗。

夜晚躺在床上章茗還是覺得尷尬,她有一個毛病就是在睡前反覆想到一些尷尬的事,想了會章茗決定以後在醫院出現相關的事她都不會再參與。

清晨小黑貓準時在門口扒拉門縫,章茗聽到動靜起床,她趿拉著拖鞋給貓換糧

和水,又趿拉著拖鞋走到衛生間。

叮咚,手機傳來資訊。

章茗放下剛擠好牙膏的牙刷去看。

林豪:小茗妹妹今天有空嗎,伯父伯母讓我給你送些東西。

頭有些疼了。

那邊又發:剛好我到h城出差,順帶幫伯父伯母一個小忙,小茗妹妹彆誤會。

章茗也不好說什麼。

章茗:嗯嗯,太麻煩你了,不過我今天下班回去的可能會遲一點。

章茗:要不你幫我放小區保安那,我回去拿就可以了。

林豪:很晚嗎?

章茗蹙起眉頭。

林豪:我的意思是太晚回會不會不安全,需不需要我去接你。

章茗有些煩這種試探:不用,我住的小區治安還不錯,距離醫院也冇太遠,林豪哥幫我把東西放小區門口就行,有時間請你吃飯。

林豪似乎得到了滿意答覆:好好,等小茗妹妹請客。

章茗發了小區定位過去。

踩著點進醫院,章茗看到了張德正,他對著章茗打招呼,麵上卻是一副失望的表情。

章茗其實有些討厭男性。

張德正突然變換了表情,隨後章茗身後響起一道聲音:“早上好啊章醫生。”

章茗回頭,看見葉清清穿著深灰色大衣,捲髮散在兩邊,手裡拎著一盆突兀的綠蘿。

她好像忘記找葉清清要衣服鏈接了。

“早上好。”章茗還沉浸煩躁的情緒中。

一張美麗的臉在章茗麵前突然放大,被突如其來的美貌攻擊章茗後退了一步。

“怎麼了章醫生,晚上冇睡好嗎?”葉清清關切地詢問,絲毫冇注意章茗身後的張德正。

張德正打招呼的手尷尬放下。

“冇有,睡得很好,這麼早來醫院,是哪不舒服嗎?”章茗稍微拉開了點距離。

葉清清擺擺手:“當然冇有,後續還有些交接的事這幾天估計都會在。”

“對了,喏,當我給章醫生的28歲生日禮。”葉清清伸手將綠蘿放在章茗麵前。

自己隨口說過的話被才認識的人記住,章茗有些感動,帶著這份感動看向眼前歪頭笑著向她遞花盆的葉清清時,她心裡隻有一個想法:天使吧這是。

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好巧啊,葉小姐,早上好。”張德正強行插入對話。

“你好。”葉清清站直了身子。

“那個,葉小姐你……”

章茗打斷對話:“快走吧張醫生,要交班了,遲到可要扣錢的。”

章茗拉起張德正就走,邊走還不忘回頭對葉清清說:“清清姐你幫我放辦公室吧,麻煩你了回見。”

章茗有些不太想稱呼葉清清“葉小姐”,她覺著身後的人應該和她更熟悉一些,她該和這些同事們區分開。

葉清清笑著說好。

張德正被中斷對話有些不開心:“你昨天晚上突然說和她不熟不好意思問,現在我自個問你還打斷我。”

章茗一本正經:“其實我問過了,她已經結婚了,我怕打擊到你冇跟你說。”

張德正震驚:“啊,她也結婚了?看著冇多大啊。”

章茗假裝思考:“好像比我還稍微大一點。”

張德正惋惜:“看來優秀的女人都被彆的男人拿下了。”說完看了章茗一眼。

章茗有些不舒服,但慶幸自己平時偽裝的夠真。

查完房的章茗走進辦公室看見窗台上多出的一塊綠色感覺心靈被洗滌,她掏出手機拍了張照。

六點下班,手機螢幕上半小時前葉清清發來訊息。

葉清清:章醫生和同事一起嗎?

章茗纔看見:應該吧,怎麼了?

葉清清很快回覆:好的,我已經在酒店了,等你。

可能打算和章茗一起來著。

章茗:不好意思纔看見。

葉清清發了個可愛貓貓打滾的表情包,又接著發:醫生本來就很忙。

看著螢幕上滾來滾去的小貓,章茗突然覺得葉清清反差挺大的,妝容穿搭看著冷豔,性格倒是蠻平易近人,甚至還有點可愛,章茗回憶相處細節得出結論。

冇意識到自己才和葉清清認識一天。

章茗長按小貓表情包檢視專輯,點擊了新增,順帶收藏了作者相關的所有表情輯。

起身準備離開時看見窗外的餘暉曬在綠蘿上忍不住又拿起手機拍了些照,編輯了半天發了個朋友圈。

葉清清跟來往不熟的男醫生們周旋許久,躲到廁所才清靜,她回覆完章茗打算退出軟件時看見了朋友圈,兩張有些老年風格的風景照外加老練的配文。

配文僅僅隻有一句話:新成員的第一天。後麵跟著個係統自帶的微笑表情。

她噗呲笑出聲,在底下評論了三個大拇哥。

章茗發完朋友圈前往酒店。

今天她特意穿了裙子化了妝,平時她在醫院都是怎麼方便怎麼來,此刻卻期待自己能讓人眼前一亮。

葉清清確實眼前一亮。

眼前的章茗穿著白色收腰polo裙,踩著白色運動鞋,妥妥一人畜無害小白花。

葉清清誇讚出口:“章醫生看不出來你身材蠻好耶。”說著掐了一把章茗的腰。

章茗感受到腰間的觸碰登時臉燒了起來,連帶著耳朵都熱了。

紮著馬尾的章茗彷彿不禁逗的清純學妹一下子通紅了臉,把葉清清要可愛化了。

周圍不認識章茗的男醫生們眼睛都看直了,打聽起來,得到已婚的資訊皆惋惜哀歎。

葉清清跟章茗對上眼,無聲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其實我也結婚了。章茗:哈哈。章茗瞭解過一些群體,他們隻看感覺,男女其實都無所謂,說不定葉清清也是,想著她又打字:我這個同事人還不錯。葉清清:章醫生。那邊停頓了會:你不知道嗎?章茗心漏跳一拍。不知道什麼?葉清清:啊我還以為那天在公園章醫生聽見了。果然被髮現了。章茗:我明白了,我回去直接拒絕他們。好尷尬。章茗非常抱歉:那天我不是有意聽見的。葉清清:冇事,本來就跟你沒關係,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