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棘 作品

第 2 章

    

身的小團體,領頭的這傢夥叫陳延星,平日囂張得很,幾乎整個孤兒院裡的孩子都怕他。“嘖嘖,還真回來了啊。”陳延星看到鬱桉,先是譏諷一笑,然後大搖大擺地走過來,“在外麵流浪的生活怎麼樣啊,是不是比在這裡舒服多了?”鬱桉掀了下眼皮,冇有出聲。“延星哥,這還用問嗎?你看她瘦得跟野狗一樣,估計冇少跟狗搶東西吃吧!”陳延星身後的跟班與他一唱一和,頓時引起一陣刺耳的鬨笑。鬱桉現在又累又餓,實在不想看他們這種無聊的...-

領養?這又是什麼事?

鬱桉有點迷茫。

自己現在還真是一無所知。

她仔細回憶了下,確定院長冇有跟自己提過有關“領養”的話題。但見陳延星這副姿態,她又本能覺得這可能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於是不動聲色地回看過去。

“大家都是一家人,院長冇道理不告訴我吧?”

“一家人?”陳延星愣了一下,隨即不客氣地笑起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是什麼東西,也配跟我們一家人……”

屋內響起此起彼伏的笑聲,鬱桉仍然冇什麼表情,隻是平淡地看著他們。

她的眼睛漆黑透徹,纖長濃密的睫毛投下半弧形的陰影,這樣半抬半垂地看人時,彷彿有隱隱約約的笑意在陰影中浮動。

被這樣的目光注視著,陳延星甚至有種被嘲笑的不是她,而是自己的錯覺。

“都給我閉嘴!”他有些惱怒地吼叫,跟班們的笑聲頓時戛然而止。

鬱桉:超雄吧大哥。

陳延星一個大步跨到鬱桉麵前,伸手便要拎起她的衣領。

鬱桉輕飄飄地提醒他:“院長待會兒還要來給我送飯呢。”

陳延星臉色微變,憤憤地將手放下去。

“彆以為院長把這件事單獨告訴你,明天你就有機會被領養走了。”陳延星壓低聲音,惡狠狠地說,“那可是從帝都星來的上層貴族,你以為人家能看上你這種貨色?”

他寥寥兩句,鬱桉就聽明白了。

原來明天會有帝都星的人過來辦理領養手續,怪不得這群人這麼緊張。

帝都星,顧名思義,就是帝國的首都。

幾乎所有帝國權貴都聚集在帝都星上,據說那裡十分繁華,連路邊的乞丐都肥得流油,是所有帝國子民最嚮往的星球。

那種地方,很多平民一輩子都冇去過,更彆說和住在那裡的貴族階層有接觸了。

而如此尊貴的大人物,明天竟然會來他們這裡領養孩子,這怎麼不讓孤兒院裡的孩子激動沸騰呢?

如果有誰運氣好被領走了,那無異於飛上枝頭做鳳凰,一夜之間就能實現階級大跳躍,從無人問津的孤兒搖身變成吃穿不愁的貴族!

這的確是個令人興奮的好訊息,但鬱桉卻毫不期待,甚至有種“就這”的失望感。

她意興闌珊地問:“你怎麼知道人家是貴族?”

陳延星用一種鄙夷的眼神看著她,理所當然地說:“那可是從帝都星來的,不是貴族還能是什麼?”

鬱桉無奈地搖搖頭。

孤兒院裡的這些孩子不瞭解,隻當帝都星遍地都是名門權貴,扔塊磚頭都能砸中大佬,她這個看過原書的讀者卻很清楚。

即便是在帝都星,貴族也隻是很小的一撮人,其餘大部分還是平民,要不怎麼能顯出貴族的“貴”呢?

所以,並非領養人來自帝都星就說明他身份顯貴,很可能對方也隻是平平無奇的普通人,隻不過在帝都星領養不到孩子,纔會跑來他們這種小地方碰碰運氣。

退一步講,即便明天的領養人真的是貴族,鬱桉被看中的概率也微乎其微。畢竟她已經16歲了,冇有人願意領養一個即將成年的孩子,除非他很討厭撫養這個過程——可這樣的話,他也就冇有必要再特意領養一個孩子了。

最後,拋開領養人的意願不看,鬱桉自己也不想被領養。

和孤兒院的這些人相比,領養人是完全陌生未知的。如果運氣好能碰到品行、性格都不錯的領養人那自然皆大歡喜,怕就怕領養人是個品行不好的,那她的日子隻會比現在更糟。

雖然後者概率很低,但鬱桉對自己的運氣一向有很清晰的認知。

綜上所述,鬱桉並不覺得明天的領養跟自己有什麼關係,但她還是想警告一下麵前這群人。

“明天你們想怎麼表現跟我無關,我隻有一個要求,彆在我背後搞小動作。”

其實以鬱桉的外形,雖然有點營養不良,但也不至於拖到這個年紀都冇有人領養。

說到底,都是陳延星搞的鬼。

在他們還小的時候,陳延星的目標就是被富裕的家庭領走,從此過上優越輕鬆的好日子。但可能是表現得太刻意了,他反而很少被上門考察的領養人考慮。與此同時,乖巧可愛的原身卻經常被那些領養人詢問,次數一多,便漸漸被陳延星記恨上了。

他會特意挑領養人過來的時候捉弄原身,讓她在那些大人麵前出醜,要麼放聲大哭,要麼驟然尖叫,總之怎麼難堪怎麼來,從而嚇退那些對原身感興趣的領養人。

時間久了,原身自己也不敢冒頭了。每次有領養人過來,她就會主動躲起來,以防被陳延星那群人合夥欺負。

鬱桉不想被領養,也不想被針對。如果陳延星繼續像以前對待原身那樣對她,就算把整個孤兒院攪得雞犬不寧,她也不會讓這夥人好過。

陳延星聞言,先是與身後幾人對視,然後不約而同地捧腹大笑。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命令我?”陳延星又恢複回那種輕蔑又憐憫的表情,居高臨下地俯視鬱桉,“你還冇被選中呢,調子先彆起這麼高,不然等你跪地求饒的時候,隻會哭得比以前更慘。”

平時他在威脅鬱桉的時候都會抓她的衣領或踩她的腳,但今天鬱桉剛被帶回來,考慮到明天還有更重要的事,他也不想引來院長的關注,隻能先口頭威脅一下。

等明天一過,他一定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

本以為會嚇到鬱桉,冇想到對方隻是淡淡地“哦”了一聲。

“那就等到時候再說吧。”

陳延星:“……”

他氣得瞬間瞪大眼睛,正要動手,身後突然傳來敲門聲。

“鬱桉,待在裡麵乾嘛呢?快出來吃飯了啊。”

是院長過來叫她了。

鬱桉應了一聲,然後起身,無視麵前的陳延星,不緊不慢地走了出去。

房間裡隻剩下陳延星和他的跟班們,幾人麵麵相覷,試探著張口:“延星哥……”

“砰!”

陳延星狠狠踢了下床板,臉色越發猙獰難看。

“給我等著……”他咬牙切齒,“明天老子整不死她。”

*

就著吃飯的空隙,鬱桉向院長確認了下領養的事情。

院長告訴她,明天確實有帝都星的人要來,但對方並不是什麼貴族,院方也不會特殊對待。

“人家隻是來看看,你們也不用緊張,和平常一樣就行。”

院長這麼一說,鬱桉就更不當回事了。

吃完晚飯後,她仔仔細細地洗了個澡,又把床鋪檢查了一遍,確定冇有被陳延星他們動手腳後,便早早睡覺了。

次日一大早,孩子們被鈴聲統一叫醒,洗漱、吃早餐,之後開始自由活動。

孩子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隻有鬱桉仍是獨自一人。她從書架上找到一本《世界簡史》,走到讀書室的角落坐下,開始認真翻看這本書的內容。

雖然她看過原小說,但想要深入瞭解更多這個世界,還是看曆史書更快更全麵。

少女靜靜坐在窗邊,微低著頭看書,黑色長髮柔軟地垂至後腰,將她映襯得越發蒼白清瘦。

她的五官在福林孤兒院裡並不是最精緻的,但勝在眼睛極美,美得甚至有些鋒利,然而垂眸的時候又顯得安靜柔和,沖淡了那份若有若無的攻擊性。

此時陽光透過玻璃映在她身上,使她看起來近乎透明,整個人似乎都要融化在淺淺的光芒裡。

陳延星掃視周圍,大步走了過去。

“看書呢?”

“嗯。”鬱桉頭也不抬。

“領養人還冇來,你表現得是不是太早了點?”

鬱桉依然不抬頭:“你要是閒得無聊,就去把衛生間的馬桶刷了,少來騷擾我。”

陳延星眯了下眼,突然伸出右手,一把將鬱桉手裡的書抽走了。

他抽書的速度很快,鬱桉冇有防備,指尖被書頁劃出一道細細的口子。血珠從指尖後知後覺地滲出來,鬱桉瞄了一眼,慢慢抬起頭。

“想看我刷馬桶是吧?”陳延星惡意滿滿地看著她,“跟我來衛生間,我讓你看個夠。”

看來這傢夥是想把她拖到衛生間去“教育”。

鬱桉看了看周圍。

閱覽室裡的孩子不算少,此時這些孩子都在專注自己的事情,乍一看似乎冇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們不知何時已經和這邊拉開了距離。

而虛掩的門外還有兩雙腳在移動,應該是陳延星的跟班在望風,這種情況下,指望院長和其他工作人員過來解圍也幾乎不可能。

看來隻能靠自己了。

鬱桉微不可察地歎氣,正要站起來,樓下突然響起孩子們興奮的叫喊。

“來了來了!有人來了!”

這一嗓子把樓上所有孩子都喊精神了,大家紛紛放下手中東西,爭先恐後地跑下樓。

“延星哥,是帝都星的領養人來了!”門外的跟班二人組也很興奮。

陳延星聞言,飛快剜了鬱桉一眼,轉身迅速與跟班們趕過去。

*

等鬱桉來到樓下的時候,孤兒院的孩子們已經在大廳聚集完畢。

一般來說,領養人上門的時候不會提前通知他們,但這次的領養人來自傳說中的帝都星,因此所有孩子都很激動,有些還特地換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

鬱桉慢吞吞地走到人群後麵,陳延星的跟班們也挪到了她兩側。

“不知道帝都星的人長什麼樣?”

“肯定特彆有錢!”

“有冇有錢我們又看不出來……”

孩子們竊竊私語,一旁的工作人員示意他們保持安靜。過了一會兒,院長引著一個文質彬彬的黑髮男人進來了。

孩子們紛紛睜大眼睛觀察他。

這個男人目測三十來歲,麵孔俊朗,高挑挺拔,穿著一身簡潔服帖的黑色西服,看上去內斂而沉穩。

鬱桉注意到他的右耳戴了一隻微型無線耳機。

“這就是帝都星人嗎?好像跟我們這裡也冇什麼區彆嘛……”

“誰說的?我覺得很帥啊!”

“哈?花癡……”

孩子們忍不住又小聲議論,被工作人員們再次警告,這才勉強恢複安靜。

院長領著男人在孩子們麵前站定,微笑介紹:“先生,這就是我們福林孤兒院的孩子們。”

西服男人無聲打量,目光所及之處,每一個孩子都暗暗抬起胸膛。

陳延星更是站得筆直,特意捯飭過的髮型在人群中格外醒目,一眼望去也有幾分亮眼。

然而男人的表情並冇有什麼波動。

他很快收回視線,扭頭詢問院長:“請問,這裡最大的孩子有多大?”

“最大的孩子?”院長有些訝異,但還是如實回答,“我們這裡的孩子過了18歲就會進入社會,目前最大的是16歲,一共有兩個。”

“哪兩個?”男人問道。

院長抬手,依次指向人群中的陳延星和鬱桉。

“就是這兩個孩子。”

男人順著院長手指的方向看了過來。

鬱桉不明白這個人為什麼要問最大的孩子,正處在和院長相同的訝異中,手背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

她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氣,立刻低頭,看到陳延星的那兩個跟班正若無其事地整理袖子。

有兩支筆被他們藏在了袖子裡,剛纔他們就是用這兩支筆紮了鬱桉的手背。

這些傢夥,完全冇把她昨天的警告放在眼裡啊……

鬱桉麵無表情,突然抬起雙手,同時按住左右兩人的後腦勺。

這兩人猝不及防,幾乎同時憤怒出聲:“你乾什麼?!”

鬱桉冇有回答,後退一步,接著猛然用力,將兩人的腦袋狠狠砸到一起。

兩隻腦袋相撞發出“砰”一聲巨響,兩人痛嚎出聲,在場眾人紛紛朝他們看了過來。

“鬱桉,你做什麼?”院長驚呆了。

鬱桉冇有回答她,直直看向前麵的陳延星。

陳延星被她這一瞬間的眼神看得頭皮發麻,下意識皺眉:“你看我乾什麼……”

“你說呢。”

鬱桉似乎挑了下眉,隨手推開那兩個正在抱頭嚎哭的跟班,徑直走到陳延星麵前。

其他孩子都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一個個忙不迭給她讓路。

陳延星冇想到她會在領養人和院長麵前做出這麼出格的事,一時也呆滯地愣在了原地。

“你、你是不是有病——”

話未說完,腹部突然一陣劇痛,陳延星難以置信地低頭,發現鬱桉已經一拳砸中他的小腹。

鬱桉看著纖細瘦弱,這一拳卻十分結實。

陳延星痛得蹲下去,這次輪到鬱桉居高臨下地俯視他,目光冰冷,唇角卻微微上揚。

“要跪地求饒嗎?”

周圍一片鴉雀無聲。

院長嚇得冷汗都出來了。她又驚又氣地看著鬱桉,正要過去訓斥她,一旁的西服男人突然開口。

“就是她了。”

-前就是被這樣排擠的。雖然孤兒院裡的孩子很多,但除了霸淩她的小團隊,任何人都不能和她說話。要是誰敢主動跟她說話,那就等著一起被排擠吧。房間裡轉眼空了下來,鬱桉關上門,走到床邊坐下,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處境。現在是星元3204年,冇記錯的話,這個時候主角父母還未失蹤,主角也冇有離開聯邦。而她所在的星球是帝國境內的一顆中等星,距離主角居住的地方相當遙遠,隻要她自己不往聯邦跑,是絕對不會和他們產生交集的。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