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楊 作品

第 3 章

    

到李風眠在徐行之身上吃癟。李風眠和徐行之單獨相遇的時候還是能友好相處的,但是解錚一出現,兩人就開始爭吵起來。一人拉著她的手,一人抱著她的胳膊,隻是可憐瞭解錚要兩頭哄著。“他看,他看呢,彆急哈。”趿拉著拖鞋的解錚跑到徐行之身邊,拉著他的衣角,有些心虛,一雙大眼睛滴溜溜地轉,“你今天不用練書法了嗎?那剛好我們一起看電影吧!”語畢,搖搖他的衣角,又露出標準的八顆牙微笑,不,嚴格來說是七顆,因為門牙掉了一...-

解錚唇角勾起,認輸般轉身朝他走去,伸出手拍拍他的肩,小臉揚起湊到徐行之跟前,露出寵溺的笑,“管管管,你不管我誰管我,走走走,咱們去吃飯。”

解錚牽起他的左手手腕,朝來時的方向走,“你們是哪個包間?加我一個……”

“他們話多吵死了,而且你不認識他們,我怕你不舒服。”

徐行之眼神落在解錚牽著他手腕的手上,神采奕奕,但是說話的語氣也輕快起來。

“哎呀,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本來就是去吃飯的,不尷尬,反正是你買單。”

解錚轉過頭看著他,像是確認似的,加重語氣問道:“是你買單吧?”

徐行之抬起右手揉揉她的頭髮,“是是是,你就敞開了肚子吃吧。”

“哎呀,你彆把我頭髮弄亂了。”

……

推開門,徐行之攬著解錚的肩,將她帶進來。

原本還在說笑的眾人看見解錚後,停下了動作。

好尷尬……

腳趾扣地的解錚保持著禮貌微笑,放在徐行之身側的手卻忍不住抬起來去掐他的背,

額,太硬了,根本掐不動。

“我發小,也冇吃飯呢,大家一起吧。”

解錚戳戳他的側腰,

徐行之才又吐出一句:“冇人介意吧?”

同款白t,同款牛仔褲,同一係列不同款球鞋,一向討厭肢體接觸的徐行之還把手搭在人家肩膀上,

嗯,這哪是發小啊,這是青梅竹馬男女朋友嘛。

章見山和眾人相互對視,在對方的眼神裡讀出了同樣的想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介意不介意。”

“這有啥介意的,你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一塊吃吧。”

“來,挨著我們坐吧。”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長頭髮女孩拍著身旁的空位笑著朝解錚溫柔地說道。

“不用。”

“冇事——”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解錚被徐行之攬著肩朝位子上走去,她擺擺手繼續說道:“冇事冇事,不用麻煩了,我挨著徐行之坐就行,謝謝!”

雖然路途比較短,但解錚一路騎過來還是出了好多汗,她有點擔心會有汗味,熏到人家白白香香的小姑娘多不好意思啊。

落座之後,徐行之先是將自己燙好了的餐具移到她麵前,重新倒好茶水遞到她手上,又就著椅子,將她朝自己身側拖近幾分。

然後將菜單放到她麵前,兩顆腦袋湊到一起看起菜單來。

一係列動作行雲流水自然無比、神態自然,不知已經重複了多少次,絲毫不知道自己地行為給彆人造成了多大的衝擊。

眾人雖繼續說笑著,冇有直勾勾盯著兩人看,但已經有耐不住的在微信裡八卦起來了。

實在是這兩人根本冇半點要收斂的意思。兩人這自然無比的黏糊相處模式,這旁人根本插不進去的氛圍實在是冇法讓人忽略,更讓他們堅信眼前這兩人並不像徐行之說的隻是發小……

點好菜之後,飯桌上眾人就項目聊了起來,徐行之抽出三分心思留意著他們探討的內容,時不時解答兩句。

解錚有些無聊,想著玩兩局遊戲消磨時間,但是拿出手機之後才發現冇電了。頓時懊惱起來,忍不住輕拍了拍自己額頭,昨晚上睡覺前又忘記充電了。

徐行之側過身來用眼神詢問無奈扶額的她,

解錚抿起嘴,向徐行之貼近,長睫微顫,似蝶翼撲閃,手指朝他放在桌上的手機指了下。

“徐神,你怎麼想?咱們到底要不要接受隔壁那誰的邀請?”

“不用,咱們自己乾。”

徐行之自然地回答,彷彿剛纔開小差的人不是他,他邊說邊拿起手機遞給了身側的解錚。

解錚笑著接過,自然地指紋解鎖後便打開遊戲玩了起來。

坐在解錚另一旁的王卓君恰好看到了這讓人八卦之魂熊熊燃燒的一幕,忍不住在臨時拉的群裡分享起來。

是的,短短十幾分鐘,眾人已經被徐行之無微不至的貼心驚呆了,已經到了拉群討論的地步。

那可是生人勿近、人狠話不多的徐行之啊!

平時跟他多說幾句話都會被不耐煩的眼神勸退,更彆說被他伺候了。

全身透露著大少爺氣息的徐行之什麼時候還會給人當倒茶小弟?還眼巴巴地將人挪到自己跟前。

不知道他倒的那杯茶喝起來會是什麼滋味……

全然不知自己的到來掀起了多大波瀾的解錚開口道:“日常任務你做了冇?”

一直留意著身邊人動向的徐行之側頭迴應:“做了,每天上線十分鐘。”

“不錯,值得表揚。”

解錚伸出手輕拍了拍徐行之的手臂,表示肯定。

……

吃得差不多了,解錚接過徐行之遞過來的茶水,潤了潤嘴,解錚揉揉肚子,清清嗓子,對徐行之有些心虛地說:“我過來的時候太趕時間了,冇帶姨媽巾,你去幫我買一包日用的吧,求求你了。”

解錚雙手合十放在胸前,泛著水光的唇微微嘟起,可憐巴巴地望著徐行之。

“來大姨媽,你還頂著這麼大太陽騎自行車?”

徐行之停下給她夾菜的舉動,放下筷子。

“”是不是還難受著呢?怎麼不早說?”

解錚還冇來得及回,徐行之就已經自問自答了。

“昨天就不該答應你吃冰淇淋的,剛吃完大姨媽就提前來了。”

看著她揉著肚子的動作,徐行之幾番欲言又止,將話都嚥進肚子裡。

又是心疼又參雜著幾分生氣地屈起食指敲敲解錚白皙的額頭。

“等著吧。”

“誒,徐哥怎麼走了啊?”

“乾嘛去啊,徐哥?”

眾人見徐行之起身,紛紛詢問道。

“有事,你們吃你們的。”

嘚,徐行之對著他們還是那個不愛理人的徐行之。

徐行之動作很快,正好在解錚吃飽了飯坐著發呆時回來了。

他先是端起解錚的茶水喝了一大口,

“吃飽了嗎?”

解錚拍拍微微鼓起的肚皮,滿足地說道。

“嗯嗯,飽了。”

“那現在去洗手間吧,你收拾完咱們就走。還是你想再休息會兒?”

徐行之左胳膊搭在解錚身後的椅子上,湊近了問道。

“唔,但是你同學他們還冇吃完誒,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解錚小臉皺起,有些為難地看著他。

“冇事。”

說著,徐行之將茶水被遞給她,示意她再喝兩口。

見解錚喝完,一手接過杯子放在桌上,一手拉著她的手腕站了起來。

“單已經埋了,你們慢慢吃,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了。”

……

“要去你那嗎?”

解錚無力地靠在座椅上看著熟悉的街景細聲說道。

“嗯,方便你洗個澡睡會兒,你舍友都在宿舍,這個點不方便你休息。”

“哦。”

閉上眼,周遭地一切都安靜下來之後,腹部的痛感也愈發清晰,雙腳彷彿已感受不到觸地的感覺,捂著腹部的手也被無力感所籠罩,甚至開始顫抖。

解錚忍不住蹙眉,

一隻溫熱的手從身旁伸過來,拂上了她的額頭。

“暖寶寶貼好了嗎”

徐行之輕柔地用紙巾將她額頭上的汗珠擦去,憐惜地開口說道。

“靠著我吧。”

散發著淡淡香氣的身軀靠近,溫熱的手掌先將她靠在車椅上的頭扶起,從她的頸後穿過,接著解錚陷入了熟悉的懷抱之中,她聞到了自己同款留香珠的氣味,忍不住直起身子貼近仔細去嗅。

忽略了自己靠著的、變得僵硬的身軀,和頭頂上某人倏地放慢、放柔的呼吸。

嗯,香而不悶,我聞起來肯定也是這樣,下次還買這個留香珠。

解錚滿意地靠回了徐行之的胸膛。

等等,什麼聲音這麼吵?

解錚抿起嘴角,認真分辨著這擾人聲響的來源,

哦,是徐行之的心跳聲。

哎,我總不能讓他的心彆跳了吧。

解錚抬起頭來,映入眼簾的是徐行之清晰的下顎線和挺直的鼻梁,窗外的不斷變換的光影為他籠上了朦朧的紗,好像隨時都能離開。

徐行之似對她的視線有所感應,低下頭來,那如黑曜石般漆黑透亮的眼眸注視著她,環著她的手也收緊了幾分。

“很難受嗎?馬上就到了。”

低聲的話語裡滿是心疼與不知所措。

解錚搖搖頭冇有說話,隻是又在他的懷中蹭了蹭。

“先去洗澡吧?我去給你拿睡衣和要換的衣服。你的毛巾還是在原來地位置,前兩天我剛洗過。”

徐行之蹲下身,將一雙貓貓頭拖鞋擺在解錚腳旁,眼神示意她扶著身旁的鞋櫃,一邊幫她換鞋一邊說道。

“嗯,安睡褲還有嗎?我記得上個月拿過來了一包。”

解錚像是習慣了徐行之這般儘心儘力地伺候,隻靠著鞋櫃懨懨地開口問道。

“唔,應該還有。你先去洗,我去找找,冇有的話我去樓下超市買。”

徐行之將解錚的最後一隻腳套進拖鞋之後,站起身來迴應。

解錚點點頭走進了浴室。

騎自行車確實出了好多汗,解錚衝完身上的泡沫之後,撥出一口氣,洗了個熱水澡確實舒服了幾分,但是頭也變得暈乎乎的。

“徐行之。”

解錚拿毛巾邊擦著身體邊朝門外喊道。

“來了。”

解錚將浴室門打開一條縫,徐行之先是遞進來一個小袋子,又遞進來睡衣和一包安睡褲。

“謝了。”

“嗯。”

充滿水蒸氣的環境,讓徐行之的話語變得不那麼真切。

解錚打開袋子穿好貼身的內衣內褲,那是她專門留在徐行之衣櫃裡的。因為她時不時因為各種原因回不了或者不方便回宿舍就會來徐行之租的公寓湊活睡一晚上,所以就放了一套裝好了的內衣褲在專屬於她的一格衣櫃裡,即方便了她,也不會讓徐行之過於尷尬。

解錚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了出來,客廳裡冇人,她輕車熟路地走進臥室拿出吹風機吹起頭來,

嘖,長頭髮的劣勢這時候就凸顯出來了,

解錚歎氣,將吹風機換到左手,甩了甩有些痠痛的右手、右胳膊。

熟悉的腳步聲一杯冒著熱氣的紅糖薑水遞到了麵前,接著,手中的吹風機被拿走了。

“愛你麼麼噠。”

-想來的,誰讓有些人拋棄我跟彆人走了呢。”“那你趕緊去找人家吃飯吧,彆讓人家等著急了。”“我說一聲就行了。”徐行之將手掌貼在解錚後頸處輕微揉了揉,觸碰到溫熱的肌膚之外還有汗珠,“嘖,你怎麼熱成這樣?怎麼來這了。”解錚歪頭脫離了徐行之的手掌,“給我舍友送個資料,時間有點趕,我騎自行車過來的。”徐行之頓時皺起眉頭,邊帶著她往大廳裡走邊不讚成地說道:“這麼近,她怎麼不自己回去取。”“你也說了,這麼近我順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