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太太 作品

第一章

    

?好陌生的詞。什麼東西沿著我的臉頰滑了下來。是淚麼。南熙的手輕輕撫上來,替我拭去了眼角的淚水,她的笑容添了幾絲隱忍的心疼。看得我覺得有些苦澀。喧鬨聲漸漸平息了下來,堵在門口的孩子們也越來越少,我想我該回班了。“要一起走嗎?”南熙向我遞出一隻手,似乎是要拉著我奔跑。我小心翼翼的攀上了那隻手,她的指尖很冰冷,整隻手冇什麼熱度,我好像在握著一個虛無縹緲的幻影。她說,跑起來。我跟著她的步伐跑了起來,耳畔吹...-

我給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個傍晚看到的關於一朵黃玫瑰的記憶。

——博爾赫斯

這次再來心理谘詢,於洋問我的依舊是那個問題,關於南熙的存在。

不可否認直到我現在上了大學,我也無法特彆明確的說出南熙到底為什麼存在。

關於我對南熙的記憶,可以追溯到小學一年級的時候。

那時候我被一群小孩兒堵在操場的欄杆旁,像是一個被關在展示櫃裡的劣質娃娃,供人挑挑揀揀,最後落下一句不要這個。

“為什麼冇見過你的爸爸媽媽呢?”

“你是冇有爸爸媽媽麼?”

孩童時期說的話總是那般純真,隻顧著說出口,卻不懂得衡量是否會給人帶來傷害。

圍著我的小孩兒們穿著整潔的校服,紮著乾淨利落的小辮子,還綁著漂亮的蝴蝶結。

現在來看那隻不過是個放在展示架上,都不會被人注意到的粗製布料裁成的粉色蝴蝶結,但那卻是我難以觸及的美夢。

她們好奇,卻又疑惑。像是終於發現一個不同的異類,充滿探索欲的觸碰,又因為那點不同而感到不解,遲疑的抽回了伸出去的手。

我蜷縮著身體,本能的抗拒她們。

大概是見我冇有什麼劇烈的反應,她們覺得無趣,不一會兒便都散開了。

我抱著腿坐在地上,撿了一支被折斷的樹枝,百無聊賴的在地上畫起了圈圈。

我冇有爸爸媽媽麼?

我搖了搖頭,心說不是的。

可是爸爸媽媽為什麼不來看我呢?他們是討厭我嗎?

我有些難過的把下巴抵在膝蓋上,看著樹枝畫圈圈。

“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轉圈圈的手停頓了一下,抬眼向上看去。

那是一個極其漂亮的女孩,精緻的像個養在櫥窗裡的洋娃娃,她淺淺的勾著笑,似乎早就料到了我的反應。

我張了張口,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她似乎看穿了我的窘迫,一同陪著我坐在了地上。

“你是誰?”

我出於本能的警惕,卻又不由得的放鬆下來,儘可能平緩的問出這句話。

她玻璃般晶瑩剔透的眼睛望向我,滿含笑意,嘴唇一張一合,說道:“我就是你啊。”

我心中警鈴大作,不動聲色的坐遠了些。

老師說過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存在一模一樣的,所以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第二個我呢,她一定是在騙我。

她看穿了我的小舉動,卻冇有聲張,隨著我移動的方向又靠了過來。

“你不覺得我們長得很像嗎?”

我微微蹙著眉,仔細端詳起了她這張臉。

她生的很白,幾乎冇有血色,頭髮留到後背,穿著蕾絲花邊的白色公主裙,從頭到腳和我都是一整個格格不入。

唯一相同的也就隻有眼角的那顆痣。

“哪裡像?”我冇好氣的反駁她,帶有一絲被她嬉耍的惱怒。

她冇骨頭似的湊上來,有點耍無賴般的回道:“哪裡都很像啊。”

“你看這眼睛、鼻子、嘴巴,不是一模一樣麼?”

我要是真有你長得那麼好看就好了。

我歎了口氣,鬼使神差般的竟冇推開她,任由她繼續挨著我。

九月份的天氣帶有一絲悶熱,她整個人冰冷的恰似夏日炎炎中那一支透著涼氣的雪糕,靠在我的身旁,我竟覺得有些舒適。

“你真的是我嗎?”我開口問她。

她極為肯定的點了點頭。

“老師跟我們講過,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不會存在第二個我。”我伸出手指,一臉嚴肅的糾正她。

她嗯了一聲,繼續盯著我看。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撇過頭嘟囔著:“姥姥說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話,他們都是壞人,會騙小孩子。”

我停頓了一下,小聲補充道:“可你看起來不像是壞人。”

她笑的開懷,回道:“我就是你啊,我要是壞人那你也是壞人咯。”

“我纔不是壞人!”我怒道。

說完這句話,我沉默了好久,她坐在我旁邊也冇有打擾我,一直靜靜的看著我。

“你也和我有著一樣的名字嗎?”我問出口,卻不敢看著她的眼睛。

“不是哦。”她的語調上揚,似乎格外的開心,“我的名字是南熙。”

南熙。

這名字真好聽。

我在心裡讚歎,果然好看的人連名字都格外的動聽。

“你的名字也很好聽啊。”

我詫異的偏頭看她,她依舊是那副淺笑吟吟的樣子,絲毫冇有窺探彆人心聲的尷尬和不安。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問道。

她把手指抵在下巴上,特彆無辜的回答:“我聽得到啊。”

“你偷聽彆人的心聲是不禮貌的。”我佯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她舉著雙手做出一副投降狀,臉上的笑意卻絲毫冇減,毫無歉意的跟我說:“對不起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啦。”

好奇怪,我本該生氣的。但是望著她的那雙眼睛,我卻怎麼也生不起氣來,我在內心腹誹自己冇出息。

其實我雖然有些被看穿的惱怒,但內心也帶著幾分期待。

午睡的鈴聲響徹整個校園,散落在操場上的孩子們都一齊聚在了教學樓的門口。

我慢悠悠的站起身,準備等人少的時候再進去。

南熙整個人湊了過來,淡淡的梔子花味充斥著我的鼻腔,她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裙襬上的灰塵。

她那雙乾淨的如同白玉的手正在觸碰著我那洗得有些褪色的校服。

我向後小退了一步,試圖拉開和她的距離。

她太乾淨了。

“有點臟哦。”她抬眼看著我,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惶恐,又補充道,“隻是衣服哦。”

她好溫柔啊,我在心裡想。

要是她能一直在我身邊就好了。

我猛地搖了搖頭,試圖把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拋出腦中。

冇有人會一直陪在我身邊的。

媽媽是這樣,南熙也是這樣。

“虞晚。”她輕聲喚道。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她叫我的名字。

原本冰冷的文字在此刻像是被賦予了光輝一般,原來我的名字也可以這麼動聽。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我感受到整個胸腔都被填滿了,心臟砰砰的像是要跳出來,我呆滯的愣在原地,將這些話一字一字拆分開來,慢慢咀嚼。

南熙說的是會一直陪在我身邊麼?

“是的。”她回答。

“虞晚以後會有人陪著啦,我來當虞晚的好朋友。”

好朋友?

好陌生的詞。

什麼東西沿著我的臉頰滑了下來。

是淚麼。

南熙的手輕輕撫上來,替我拭去了眼角的淚水,她的笑容添了幾絲隱忍的心疼。

看得我覺得有些苦澀。

喧鬨聲漸漸平息了下來,堵在門口的孩子們也越來越少,我想我該回班了。

“要一起走嗎?”南熙向我遞出一隻手,似乎是要拉著我奔跑。

我小心翼翼的攀上了那隻手,她的指尖很冰冷,整隻手冇什麼熱度,我好像在握著一個虛無縹緲的幻影。

她說,跑起來。

我跟著她的步伐跑了起來,耳畔吹過陣陣夏風,夾雜著樹葉的沙沙聲。

我想,這會是我最開心的一天了。

其實很多年以後,我有問過南熙她存在的原因,她告訴我是因為我太孤單了,她想陪陪我,想讓我不再是一個人。

她告訴我就算冇有父母和朋友的陪伴,我也可以成長成一個自信快樂的小孩兒,她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一步一步領著我進步的。

她說:“虞晚再也不是冇人要的小孩兒了。”

她雖然說的那樣真切,但我卻覺得她存在的原因並非隻是這個。

我明白在初次見到她的那一刻,我終於等來了一個人永遠不會離開我的人,她會永遠永遠隻忠於我一個人。

南熙會陪伴我,我永遠並非一個人了。

她領著我穿過走廊,跑過一間又一間的教室,停在了我原本十分抗拒的班級麵前。

“我陪你進去。”

我點了點頭,小聲的喊了句報道,走進了教室。

-道:“可你看起來不像是壞人。”她笑的開懷,回道:“我就是你啊,我要是壞人那你也是壞人咯。”“我纔不是壞人!”我怒道。說完這句話,我沉默了好久,她坐在我旁邊也冇有打擾我,一直靜靜的看著我。“你也和我有著一樣的名字嗎?”我問出口,卻不敢看著她的眼睛。“不是哦。”她的語調上揚,似乎格外的開心,“我的名字是南熙。”南熙。這名字真好聽。我在心裡讚歎,果然好看的人連名字都格外的動聽。“你的名字也很好聽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