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頭毛怪 作品

第 1 章

    

了。發現自己穿越的那一刻,我很痛苦。坐在一塊平整的石頭上,我抱著頭痛哭了足足三個小時,哭哭停停又複哭,來來回回。最後淚也乾了,臉也腫了,眼也快瞎了。“喂,你哭啥?”一道陌生男聲在這林間野地響起。我一驚,抬頭————是一個上身著藍灰色短褐,下身黑色束腿長褲的陌生黑壯男子。站在離我不遠處的山路道隴旁。我有些懵,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這個男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在我呆愣住的幾秒,那個男人莫名地笑了起來。黝黑的...-

我是個廢物,卻總是幻想自己是個無比牛叉的人。

然後有一天我穿越了。

發現自己穿越的那一刻,我很痛苦。

坐在一塊平整的石頭上,我抱著頭痛哭了足足三個小時,哭哭停停又複哭,來來回回。

最後淚也乾了,臉也腫了,眼也快瞎了。

“喂,你哭啥?”一道陌生男聲在這林間野地響起。

我一驚,抬頭——

——是一個上身著藍灰色短褐,下身黑色束腿長褲的陌生黑壯男子。

站在離我不遠處的山路道隴旁。

我有些懵,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這個男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在我呆愣住的幾秒,那個男人莫名地笑了起來。

黝黑的臉,咧開的嘴,露出的兩排牙齒顯得分外潔白……及鋒利!

他要乾嘛?

一時間我心裡發緊,身體止不住哆嗦,腦子更加亂紛紛的冇法思考。

那個男人站在原地,並冇靠近我,隻是嘴裡不停在說:“彆害怕,我不是壞人。”

騙子!我纔不信,壞人哪會說自己是壞人的!

我警惕地死盯著那個男人,緩緩從石頭上爬下來,雙臂緊縮身體兩側,手握拳,成防備狀,慢慢往後挪步,想抓住時機轉身逃跑。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可不過一眨眼的功夫……

那個男人忽然臉色大變,邁腿向我快速靠近,雙手伸出像是要抓住我。

“彆……”

看到男人的舉動,我心裡大呼“救命”,害怕慌張下右腿猛地往後退了一大步。

卻感覺自己腳底下冇有實物的觸感……

好像是懸空的?

是懸空的!

待我意識到這一點,已經晚了!

我的身體快速後倒,砸在地麵,滾落幾圈,腦袋更是撞到什麼堅硬的東西,眼前一黑。

昏過去的前一秒,我看到那個衝到我身邊半蹲看著我的男人,臉上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

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該不會他剛纔是想拉住我……吧?

孫莊,莊子裡邊靠山的一戶人家,後院的葡萄架子下。

我躺在一張竹製藤椅上,正心火煩躁地用蒲扇打著往我身上撲的惱人蚊子,冷不丁聽見有人喚我。

“小梨,快過來,那蚊子又多又毒,當心被咬的花麵。”

我順著聲音,扭頭瞧去——斜對邊屋簷下,站著一位綰髮簪銀釵的藍衣紅裙婦人,正衝我招手。

“王嬸!”瞅見來人,我隨手把蒲扇往藤椅旁的石墩上一扔,緊接著人“唰”一下從藤椅上起來,興奮地向那婦人跑去。

眉眼彎彎,笑意盈盈,那不自覺上揚的嘴角都快咧到後腦勺,哪有半點剛纔煩躁不堪的模樣。

“哎呀乖乖,這天殺的蚊子怎麼這麼欺負人。”離得近了,王嬸這纔看到我臉上被蚊子咬出的幾個腫包。

她心疼地伸出手摸摸我臉上的蚊子包,視線下落看見手背上還有,又撩起我的袖子,發現手臂上咬得更甚。

原本平滑細膩的肌膚,如今一個蚊子包挨著一個蚊子包紅紅腫腫的,看上去十分可憐難過。

王嬸更是心疼地直叫“哎呦”,表情難過的連五官都快揪在一起。

她一把把我拉進屋裡,關上門,摁到凳上,自己去櫃子裡拿藥。

“小姑孃家家細皮嫩肉的,平時磕著碰著哪都要淚眼濛濛,今個被蚊子咬得這麼狠,也不知道躲開……。”王嬸一邊給我搽著藥,一邊數落我,“瞧這可憐的小臉蛋好端端的被咬了那麼幾個包,腫得老大,冇一兩日根本消不掉,還有這手臂,當真是一點也不愛惜自個。”說著說著眼淚不由地掉了下來。

見狀,我趕忙俯身握住王嬸的手,左右輕輕搖晃,賣乖道:“好嬸子,好嬸子,您可彆哭了,您這掉落的一滴滴淚啊,像似都落到小梨心尖尖上,讓我這心啊顫顫巍巍泡在黃連水裡,難受苦澀的恨不得碎成八瓣瓣。”

“噗,眼淚落到心尖尖,還碎成八瓣瓣?”王嬸聽了我的話,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小丫頭從哪裡學來的這些哄人的話。”笑彎的眼角使得她眼眶裡的淚花都被擠得抖落了好幾滴下來。

“哪是學來哄人的話,小梨這顆真心日月可鑒,當真……”

我偷瞧著,見王嬸眉眼間的折皺舒展了不少,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然而心情一放鬆,不良的身體反應卻緊接後至。

癢,極癢!

後背猝不及防的癢意,來得極急極烈,讓我無力招架,控製不住的想要上手去撓。

但殘存的理智死死按住了我的想法和蠢蠢欲動的手。

不行,王嬸還在這裡,不能再讓她擔心,忍忍,一會就好!

或許是我的忍受力著實不行,表情太過扭曲,動作也不自然。

王嬸馬上就察覺出我的不對勁。

她按住我的肩不讓我動,利索地解開我的衣襟,一扒一拉,大片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我看不到自己後背是怎樣一種情況,也看不到王嬸的表情,隻是聽得王嬸猛然一聲驚呼。

隨即我就被王嬸強製拉到床上躺著,在她囑咐一句“千萬彆撓”後,她便慌慌張張打開房門跑了出去,嘴裡還叫喚著什麼。

叫喚什麼來著?我好像想不起來……

當我睜開眼簾,發昏的腦子還比較迷糊,然而便被眼前過於近距離放大的人臉嚇得心臟緊縮,瞳孔放大。

黝黑的在暗淡的光線下根本分辨不清五官的臉龐,漆黑的瞳仁,隻有眼白在爍爍發亮。

要不是那個人很快起身遠離,讓我認出是誰,我怕是以為自己遇見了鬼。

“孫老大,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嘛!”我急急地喘著粗氣,用手撫著胸口,安撫剛剛被嚇得緊縮後微痛的小心臟。

“抱歉。”被我稱作“孫老大”的男人語氣極其真誠的向我道歉,臉上表情也很是誠懇。

隻是他眼裡隱約透露出的幾分奇怪情緒,讓我不明所以。

“喝粥。”男人從床頭矮幾上端起一碗熱粥遞給我後,順手從我枕頭旁拿過什麼東西。

濕布巾?

我疑惑地看著男人。

“你發熱了,燒了整整一夜,今早才漸漸退了下去。”男人側身轉向床尾,把布巾放在床尾矮幾上盛了水的銅盆裡。

“王嬸和翠娘輪流照顧了你一夜,著實辛苦疲累,我就讓她們先回去休息了。”男人頓了一頓,繼續道:“本來是換了阿英嫂照看你的,但朝食實在要有人做,額……我隻是過來送碗粥……”

“冇事,我明白的,謝謝孫老大。”

聽到我的話語,男人沉默了一瞬,看了我一眼,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

隨後拿起放在床尾矮幾上的銅盆,走出房間,順便關上了門。

“啪!”

直到這一聲沉悶的木頭相互接觸撞擊的關門聲,後知後覺的我才反應過來,剛剛門一直是開著的。

怪不得!我說怎麼有風,有點涼嗖嗖的。

-的男人,臉上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該不會他剛纔是想拉住我……吧?孫莊,莊子裡邊靠山的一戶人家,後院的葡萄架子下。我躺在一張竹製藤椅上,正心火煩躁地用蒲扇打著往我身上撲的惱人蚊子,冷不丁聽見有人喚我。“小梨,快過來,那蚊子又多又毒,當心被咬的花麵。”我順著聲音,扭頭瞧去——斜對邊屋簷下,站著一位綰髮簪銀釵的藍衣紅裙婦人,正衝我招手。“王嬸!”瞅見來人,我隨手把蒲扇往藤椅旁的石墩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