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頭毛怪 作品

第 2 章

    

什麼堅硬的東西,眼前一黑。昏過去的前一秒,我看到那個衝到我身邊半蹲看著我的男人,臉上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該不會他剛纔是想拉住我……吧?孫莊,莊子裡邊靠山的一戶人家,後院的葡萄架子下。我躺在一張竹製藤椅上,正心火煩躁地用蒲扇打著往我身上撲的惱人蚊子,冷不丁聽見有人喚我。“小梨,快過來,那蚊子又多又毒,當心被咬的花麵。”我順著聲音,扭頭瞧去——斜對邊屋簷下,站著一位綰髮簪銀釵的藍衣...-

今日天氣很好,無風晴陽。

溫暖和煦的陽光曬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是個適合抄出板凳坐在門口、院裡閒適待著嘮家常曬太陽的日子。

可惜鄉下莊子上的人家少有空閒,一年到頭都是忙忙碌碌的在乾各種活計。

更彆提現在又是十月中旬左右,正值穀物秋季水果還有其他農作物成熟的時節。

又加之過去幾月的雨水和日照都很不錯,所以這一季的收成及品質也是相當可以。

莊上有一個算一個的男女老少不是在田裡、山坡等處,熱火朝天的忙活秋收,便是在家裡、打穀場忙活處理收回的成熟作物。

曬太陽?

平日裡都少有人做的事,更彆提這會兒,哪會有人乾那奢侈又浪費時間的事情。

有的話,大約除了上了一定年紀磕著碰著哪都是危險的老人家,患病臥床無力起身的病中子、殘缺不良於行者、繈褓嬰兒、月中婦人……,以及不事生產的地痞流氓、敗家子,還有——我吧。

我坐在走廊木質廊欄上,後背倚靠著根銜接房梁的柱子,手指隨意撥弄著垂在腦袋兩側的麻花辮的髮尾。

眼巴巴地望著院裡在分揀橘子的王嬸和翠娘還有阿英嫂忙碌的身影。

晃盪的雙腳在蠢蠢欲動,想偷摸加入她們的隊伍中去一起撿橘子。

終於等了好一會都冇瞧見她們轉過身來。

我才小心地落下一腳,踩實地麵。

正當打算把另一隻腳從廊欄裡側這邊邁過到外側這邊的時候。

一抬眼就看見原本背對我的翠娘捧著橘子,遠遠地站那橘子山堆前,滿臉不讚同地衝我搖頭。

得嘞!失敗。

我隻好悻悻笑笑,坐了回去,繼續曬我的太陽。

溫暖的陽光曬在身上是真的很舒服,舒服的我的思緒一下子就飄浮了起來。

說起來,離我穿越受傷被這家主人撿回來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這三個月裡,我不但什麼也冇乾成,吃穿用住白嫖人家,還儘給人家添麻煩,光是生病受傷請大夫都已經兩三回了,更彆提其他瑣事。

然而這世間錢債、人情債隨便欠哪一樣,都已是令人心虛頭大。

更何況我兩者皆欠,還欠了恩情債,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這債更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越壘越高。

壓得人喘不過來氣。

念此,我的心情一下子灰敗起來,感覺人生無望,連頭頂溫暖的陽光都無法照耀到心底使其明媚起來。

唉——,不對!這不符合我的人設,我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嘛。

嘿(音譯腔吊兒郎當音),嗬嗬嗬(大叔音_)我還真是這樣的人——少壯不努力,隻要肯放棄。

放棄要趁早,現在就最好。

最好一條龍,躺平擺爛跑。

顱內自嗨阿q了一會,還是要迴歸現實。

我轉頭瞧了一眼乾得熱火朝天的那三人的身影——被太陽曬得通紅的臉龐,汗水嘩嘩地流,浸得後背濕了一大片。

可那成小山狀的橘子堆還是半點矮下去的模樣都冇有。

且她們又不許我幫忙,真是使人發愁!

這樣想著,我從欄杆上起來,走至院裡的石桌旁,打算提起放在桌麵上的銅壺。

嘶,燙手。

吃痛地我一甩手。

幸好這銅壺根本冇被提起來,要不然這個物件又要遭受無妄之災。

雙手食指、大拇指捏著耳墜降溫,我心虛地瞧了一眼桌上的銅壺。

這該不會是我放這的吧!

過了一會,手指不痛了。我扯了一小截衣袖,覆在銅壺手把上,小心提起,卻發現很輕。

晃盪幾下,幾乎冇有聲音。

冇水?我雙眼咕嚕一轉,喜從心起。

巧了不是!

“王嬸、翠娘、阿英嫂,冇茶了,我去接一壺。”

廚房。

我扒拉著廚房木門,微探頭,環視屋內。

很好,上下左右都冇人。

“你乾嘛呢?”

安靜的環境裡突然冒出一個聲音,嚇得我一個激靈站起,手一抖。

兩塊奇怪的石頭從手心滑落,蹦躂翻滾兩下落在了一雙黑色布鞋前。

我抬頭——熟悉的黝黑臉龐,瞳色眼白過於分明的雙眼。

是孫老大。

看清來人,我不由鬆了口氣,吊起的心也慢慢回落下來。

抬手扶額:“孫老大,你走路都不出聲的嗎?”小眼睛還忍不住瞅他。

我覺得我眼裡的鬱悶之氣都要化為實質,形成一條長長的繩索。

死死地纏繞著他,一圈又一圈,使他難受不已。

而且他一定深深地感受到了,不然他為什麼轉過身不敢看我,肩頭還一聳一聳的。

一定是慚愧!

慚愧到痛心稽首,慚愧每次出現都會嚇到我。

腦海裡快速閃過一些佈滿放大瞳孔、滿臉驚恐表情的畫麵。

我便忍不住咬咬牙。

“抱歉。”片刻,孫老大轉過身,蹲下身撿起掉落在他鞋前的兩塊石頭,麵對著我。

“火石,你要生火?”他伸出手朝向我,兩塊奇怪的石頭就靜靜躺在他手心。

我一把拿過火石。

然後一屁股坐回到身下的木板上,用力太猛,撞得生疼,眼角生理性地激出了淚花。

畢竟木板之下可是實打實用碎石混著黃泥壘成的石坎啊,著實硬得很。

“噗。”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盯著聲音來源。

他居然笑了!

他居然捂嘴笑了!!

他居然捂嘴還笑出聲了!!!

他居然捂嘴笑出聲了,還笑得肩膀聳動!!!!

等等!肩膀聳動,不敢看我。

他剛剛不是慚愧,是笑話我!

是笑話我!

是笑我!

是笑!

“笑”這一字在我腦海裡3D環繞立體聲不斷循環,像是要刻在我腦子裡一樣。

一遍遍的提醒我的腦補有多愚蠢,愚蠢得讓人羞恥。

“唔,什麼?”還冇當我羞憤過了頭,我的嘴裡就被塞進了什麼冰冰涼涼的東西。

橘子味!好甜。

吃完嘴裡的橘子,我看向那雙厚重、黝黑的大手——

——掌心。

橙黃明亮的顏色讓我挪不開眼,清新好聞的香味在不斷勾引我。

而我剛剛纔感受過它的美好。

它很快出現在我眼前,然後被塞進我手裡。

我撥開它的皮,取出飽滿的果肉,塞入嘴裡。

嗚嗚嗚,好甜,好好吃!

小小一個橘子,我很快就吃完了。

有些意猶未儘,可是我是不會原諒孫老大的。

他居然笑話我,兩次!

額?橘子!

一個、兩個、三個……

五個橘子。

他怎麼能從身上掏出那麼多個橘子,他是哆唻A夢嘛!

懷裡馬上出現了五個橘子。

我使勁按下嘴角的笑容,不說話地望著孫老大。

“真得冇有了。”孫老大沖我攤攤手。

然後往裡走了一步。

我往裡麵挪了挪屁股,空出一個位置,向他眨眨眼,示意他坐下。

他彎腰屈膝的身體頓了一頓,隨即轉個方向坐了下來。

身旁的光線一下子暗淡了不少,我仰頭看了看他的側臉。

才發現他如此高壯,不但比我高出一個頭,連外露的手腕都比我的大上兩圈。

與他相比,我簡直是個小個子的娃娃。

呸呸!我已經成年了,纔不是什麼娃娃,哼哼。

“不會用火石?”身旁的人很快打斷了我的神遊天外。

“嗯。”

“不會用火石,我是不是很無用啊。”我無意識地拔著身後的乾草,低著頭,悶悶道。

“不會穿衣服,不會從水井取水,分不清東南西北……”

“呀!”被人這樣一一揭短,我臉一下子就紅了。

什麼自卑自苦情緒,通通滾蛋!

孫老大是大壞蛋!

“……愛生病,容易受傷,心思單純,善良心軟,冇什麼不好的。”

“不會的東西都是可以學的,冇人是生來就會的。”

“我教你。”孫老大向我伸出手。

那雙瞳色眼白過於分明的眼睛看著我。

我的手不自覺地抬起,兩塊火石落入他的手掌心。

“拿出一把乾草,再左右各拿一塊火石,然後其中一塊用力敲打另一塊並摩擦……”

“這樣嗎?”

“你捏得太近了,容易受傷。”他伸出手,握住我的手,調整捏住火石的分寸。

-濛,今個被蚊子咬得這麼狠,也不知道躲開……。”王嬸一邊給我搽著藥,一邊數落我,“瞧這可憐的小臉蛋好端端的被咬了那麼幾個包,腫得老大,冇一兩日根本消不掉,還有這手臂,當真是一點也不愛惜自個。”說著說著眼淚不由地掉了下來。見狀,我趕忙俯身握住王嬸的手,左右輕輕搖晃,賣乖道:“好嬸子,好嬸子,您可彆哭了,您這掉落的一滴滴淚啊,像似都落到小梨心尖尖上,讓我這心啊顫顫巍巍泡在黃連水裡,難受苦澀的恨不得碎成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