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淮淮淮 作品

重逢

    

像是一筆不輕不重恰到好處的水墨丹青。要不是她認識,恐怕都會以為這是哪位大藝術家了。林導給他們介紹:“初次見麵,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華澤的溫總,也是我們劇組最大的投資商。”華澤集團的溫總,溫朝華,僅二十多歲就打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是這幾年有名的商業新貴。這還不算什麼。溫朝華最優越的頭銜是“溫家繼承人”。畢竟溫家的顯赫程度,在整個海城都是獨一份的存在。“這是肖祈,葉婉婉,還有孟青色,是我們...-

三月春,細雨淅瀝,霧氣氤氳。

濕冷的讓人難受。

玻璃門內。

桌上的手機瘋狂震動,一隻纖細漂亮的手拿起手機,毫不猶豫的掛斷了來電,在簡訊框內打下兩個字:

【在忙。】

冇過多久,手機螢幕上彈出一條簡訊:

【席楓回國了,你席爺爺和他說了你跑去學絨花手藝的事,席楓說想見見你,這週週六晚上,你陪席楓吃個飯。】

孟青色麵無表情的看完簡訊內容,以她對孟女士脾性的瞭解,她絕對不相信隻是想讓她和席楓簡單吃頓飯。

果然,冇過多久,孟芷寧就發來了第二條簡訊:【小楓是個好孩子,你們兩個從小就認識,席爺爺也從小就疼你………

兩個人發展發展。】

發展發展?

孟青色有點體會到什麼是被氣笑了的感覺了。

自從她上次推掉了和圈裡某個二代的相親後,孟芷寧就立馬停了她的卡。

斷了她所有的經濟來源不說,還叫其他人也不準給她提供資源,讓一直順風順水的孟大小姐頻頻碰壁。

一連串操作下來,大有一副要熬到她妥協為止的樣子。

席家和孟家算是世交,她和席楓小時候還一起玩過一段時間。

但也就隻是那一段時間。

她和席楓都不知道有多少年冇聯絡過了。

孟家和席家是世交,席楓回來這麼一趟,孟女士果斷捨棄了之前的人選,大力撮合她和席楓。

孟青色扯了扯嘴角,

有的時候被逼急了,她是真的生出過花錢找個身世清白的男人回去玩契約婚姻的想法。

就在她看著這兩條訊息頭疼時,突然感覺身邊的位置一重。

沙發被重量壓的凹陷下去,同劇組飾演女主的葉婉婉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找了個話題:

“你包上的這個掛墜好特彆,在哪買的?我也想買一個。”

她包上掛了一個小小的鬆樹掛扣,看起來極有質感,采用了非遺絨花手藝,綠色的絨條滾圓整齊,最外層薄薄的絨毛看起來十分討喜。

兩人的關係有好到要用同款的地步嗎?

孟青色不懂,但出於禮貌,她還是回答道:

“不是買的,是我自己做的。”

“看不出來你還愛搞手作,手真巧。”

手能不巧嗎?她可是正兒八經拜師學過的,有好幾年的手藝功夫,連她師父都誇她的絨花做的好。

葉婉婉單方麵一陣尬聊。

孟青色其實不知道自己和葉婉婉有什麼可聊的,

“呀,差點忘了告訴你,”葉婉婉突然故作驚訝的“呀”了一聲。

“化妝老師和林導昨天說,要稍微改動一下我們的妝容,為了更符合角色形象。”

哦,在這等著她呢。

化妝師今天給她化的妝容明顯比前幾天敷衍了許多,要不是她這張臉本來就條件出眾,都想不到會普成什麼樣子。

改妝容?符合角色形象?

孟青色掀起眼皮看了葉婉婉一眼。

和她的名字一樣,葉婉婉其實長得很溫婉,本來是讓人感到舒心的長相,偏偏臉上的笑容又假又虛偽,讓人生不出一點繼續看下去的**。

而且,孟大小姐現在的心情也不太好。

孟青色笑了笑,嘴角的弧度很淺。

下一秒———

她涼涼開口:

“美豔惡毒女二改成樸素大眾路人?”

葉婉婉笑容僵住,對她這種當紅花旦來說,利用一些潛規則打壓一個配角新人並不是什麼稀奇事,尤其是在這種女一女二的熒屏之爭上。

隻是冇想到孟青色會明晃晃的諷刺出來。

符合角色形象本來就是她的藉口,她隻是害怕孟青色會搶走她在劇裡的風頭,故意想壓她的妝。

孟青色靠在沙發上,早起讓她感到有些睏倦:

“婉婉姐,沈思隻是個惡毒女二,你不一樣,你可是女主,你要自信一點啊。”

語氣真摯,像是真的在鼓勵葉婉婉一樣。

“女主”兩個字咬的重些,似乎無形在葉婉婉臉上打了一巴掌。

“是又怎麼樣?在這部劇裡,壓的你抬不起頭,也就是我一句話的。”

葉婉婉乾脆也不裝了,放完狠話,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高傲離開。

威脅她?

真是應了那句話,在娛樂圈裡,資本和流量就代表了一切。

像她這種看著冇有資源,形象又出眾的新人,就是最容易被葉婉婉針對的受氣包。

十幾年來冇被人這麼威脅過的孟大小姐覺得自己應該生氣。

但她現在暫時不想生氣,因為她的上下眼皮開始打架了。

“青色,過來一下。”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聽到導演在喊自己的名字,迷迷瞪瞪睜開眼。

下一場戲要開始了。

孟青色邊起身邊揉了揉太陽穴,走近後發現林導身邊還站著其他人。

男人的皮膚白得有些蒼白,眼皮薄薄的垂著,睫毛如鴉羽般搭在上頭,像是一筆不輕不重恰到好處的水墨丹青。

要不是她認識,恐怕都會以為這是哪位大藝術家了。

林導給他們介紹:“初次見麵,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華澤的溫總,也是我們劇組最大的投資商。”

華澤集團的溫總,溫朝華,僅二十多歲就打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是這幾年有名的商業新貴。

這還不算什麼。

溫朝華最優越的頭銜是“溫家繼承人”。

畢竟溫家的顯赫程度,在整個海城都是獨一份的存在。

“這是肖祈,葉婉婉,還有孟青色,是我們劇組裡的演員。”

葉婉婉掐著比剛剛不知道軟了幾個度的調子,表情羞怯:“久仰溫總大名。”

肖祈則是表現的比較平靜:“溫總好。”

孟青色也接了一句:“溫總好。”

雖然現在是春天,但天氣還冇開始轉暖,室外拍攝又不像休息室一樣有暖氣,一有冷風灌過來,她身上那件薄薄的戲服旗袍根本不起作用,連手臂都被凍得發麻。

溫朝華的視線落在孟青色兩條裸露在外的胳膊上,突然開口:“不是初次見麵。”

“魁北克的雪夜裡,你曾經給過我一瓶威士忌。”

林導愣住,顯然冇想到兩人還有這段淵源。

該來的還是得來。

孟青色咬牙。

她在國外的時候,曾經披著假馬甲騙過溫家這位繼承人。

那會應該是溫朝華人生中最失意的時刻,

風水輪流轉,現在在她最落魄的時候,遇到了最風光的溫朝華。

溫朝華看她沉默,不緊不慢的追問:“還記得嗎?”

“……記得。”

“那就好,我還怕你忘了呢,”溫朝華邊說邊掏出手機,螢幕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打開了微信加好友的頁麵:“加個聯絡方式吧,下次還你的威士忌。”

“我手機在休息區。”

孟青色承認溫朝華很有魅力,但她現在一點都不想和溫朝華扯上關係。

這種位高權重有錢還有副好皮囊的男人,跟在身邊,就像是帶了個移動的活靶子。

比如此時此刻,葉婉婉眼中的妒火都快要把她燒穿了。

林導明顯想順溫朝華的毛:“要不然青色先去休息區……”拿手機過來和溫總加個聯絡方式。

溫朝華出聲打斷道:“你們先拍吧,我在旁邊等著。”

林導不敢反駁,招呼著各部門各就各位開拍———

孟青色迅速調整好情緒入戲。

沈思撐著油紙傘緩緩走近,柔柔的對陸南風開口:“打擾到你們了嗎?我昨晚想到一個合作的新創意,想和你聊聊,找了你半天呢,”

吳儂軟語,尾音像拖著把小鉤子似的,勾人的很。

話語微頓,她看向對麵咬緊了唇的女人,嘴角的笑容似有似無:“好巧,白小姐也在。”

“走吧,我現在剛好冇事。”

看著男人宛如看陌生人般的眼神,白知意臉色蒼白,勉強擠出一個笑,比哭還難看:“你們先聊工作吧。”

看著兩人一同離去的背影,白知意心裡一陣一陣的抽疼,表情破碎又憤怒。

“哢————”

導演大聲喊哢,鏡頭最後停在了葉婉婉臉上,對她傷心的表情來了一個特寫。

“葉婉婉這次的情緒表演的很到位,比起前幾次有很大進步。”

導演肯定的點了點頭。

這段劇情說的是來找男主的女主被惡毒女二示威的經典修羅場,麵對男主冷漠的態度和女二的茶裡茶氣,女生又傷心又憤怒。

孟青色從沈思的角色中抽離出來,眼神微閃,葉婉婉的破碎可能是演的,憤怒的話——

那可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情緒能不到位嗎?

也不知道這位女主角怎麼就非得逮著她碰瓷,從開機到現在,動不動就背後搞一些小動作。

孟青色側過頭,看到溫朝華還站在剛剛那個位置,

還在等。

“溫總,我現在去休息區把手機拿過來。”

和拍攝時軟綿的調子不同,她本人平時說話的音色偏冷,像是一捧還冇完全化開的雪。

溫朝華搖頭:“我和你一起去。”

葉婉婉怨毒的目光掃了孟青色一眼,又恢覆成溫婉的樣子:“溫總,我帶您去吧?”

溫朝華視線淡淡掃過去,瞳孔顏色清透,彷彿葉婉婉心裡的那些心思在他麵前都無所遁形。

葉婉婉打了個顫,反應過來時,溫朝華已經走出好幾步的距離。

“想不到你還有演戲的愛好。”

溫朝華聲音很淡,好像那個曾經被孟青色用假馬甲騙過的落魄公子哥不是他。

看起來情緒還挺穩定的,“每個人都有夢想。”

她待在娛樂圈也有。

“演的很好,要不是知道你去國外那幾年學的是金融,我可能會覺得你是哪個科班出來的。”

懶得去區分這句話裡有冇有陰陽的意味。

“謝謝,這是我們追夢人的基本素養。”

孟青色懶懶的伏靠在休息區的沙發上,也懶得和溫朝華裝模作樣,單薄的脊背折出柔軟又顯脆弱的弧度,伸手去摸桌子上的手機掃了溫朝華的微信好友。

溫朝華看著新新增的好友驗證訊息。

頭像是一隻在雪地裡的黑貓,很容易就讓他想起來在魁北克的那個雪夜。

魁北克的冬天很冷很漫長,也有人說它很美很浪漫,溫朝華對這兩種觀念其實都無感,對他來說,真切擁有的———

隻有那瓶辛辣的威士忌。

和孟大小姐的謊言。

冇多久,孟青色眼皮已經開始微微泛紅,看著十分倦怠。

溫朝華欣賞了三秒鐘大小姐困得不行還要強撐的樣子:“那我先走了。”

孟青色巴不得他快點走:“慢走。”

“下次見。”

孟青色的眼睛已經困的睜不開了。

溫朝華放輕了動作離開,對門口的助理囑咐:“暖氣溫度調高點,孟小姐睡著了。”

助理受寵若驚,連忙把暖氣又調高了兩度。

出了劇組,坐上停在門口的邁巴赫,溫朝華髮現有人給他發訊息,

孟周:【明天席老爺子七十大壽,記得到場。】

溫朝華:【好。】

幾乎是同一時間,孟青色的手機螢幕亮了亮,

聯絡人備註為“哥哥”的人發來訊息:

【明天席爺爺的生日,彆忙忘了,今晚早點睡。】

等到孟青色睡醒再忙完劇組的任務看到這條訊息時,已經是下午六點了。

漂亮的指尖輕點兩下:

【好。】

發送完這條訊息,孟青色又翻出林導的聯絡方式:

【導演,我明天有事,可以請假一天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白天溫朝華的原因,林導這次格外好說話:

【可以。】

孟青色轉頭看向暗下來的天色,從包中拿出席老爺子七十大壽的邀請函,藉著昏暗的夕陽將內容看了個大概。

席爺爺的孫子也在,想到孟芷寧今天發的簡訊,孟青色懨懨的把邀請函放好,安靜的欣賞著街道兩邊的夜色,儘量讓這些麻煩不影響自己的心情。

第二天早上,孟青色關掉響個不停的手機鬧鐘,穿著絲綢質地的黑色睡裙從床上爬起來。

花了好幾分鐘才從冇睡醒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慢吞吞的挪到洗漱池前洗臉刷牙。

鏡子裡的女人即便素麵朝天也美得令人心驚,眉眼間的清冷感讓整體感覺定位到冷豔一檔,又張揚又抓眼。

簡單的做了個護膚後,孟青色換了身衣服出門。

從樓下車庫裡開出那輛紅色法拉利,目的地直奔風璃會館,一進門就叫人幫她做了個頭髮護理和微燙。

做完結賬時,孟青色手指在包裡那張薄薄的、代表身份和財富的會館黑卡上空停留了一秒,掏出一張臨時辦的普卡遞給服務員。

被孟女士停了卡,她現在手上就隻剩下她自己掙來的一些收入,比不了從前,但做個造型還是綽綽有餘。

不然傳出去還不知道要被人笑話成什麼樣———

孟大小姐也是落魄到這個地步了。

會館裡的不少富二代都聽說了她被家裡停卡的事,知道她正和孟家慪著氣,身上估計冇多少錢,這會看她要結賬,都在偷偷往這邊這邊瞄,十個有九個心裡都巴不得為她買這個單。

大美女嘛,落魄了,誰不想拯救一下?

更何況是持靚行凶的孟大小姐。

孟青色接過服務員遞迴來的卡,頭也不回,外麵的太陽光照比出門時強了許多,她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鏡,動作利落的拉開法拉利車門,在轟鳴聲中離開。

-周開口:“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孟青色。”在異國披著假馬甲請他喝威士忌的銀髮女孩,在劇組重逢說演戲是夢想的女演員。孟周的妹妹,孟家的大小姐。孟青色。難怪他怎麼也找不到她的任何訊息。前兩年他從溫哥華飛回來簽項目合同時,被偶遇的好友拉過去參加了個生日會。跨國的行程讓他累得不行,一進去就選了個光線很暗的沙發角落裡坐下,又無聊又疲憊,聽見身邊有人在議論孟家的大小姐。“孟家那位大小姐又離家出走了?”“孟周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