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江逾舟 作品

入局

    

的好處。”邪神:“九嬰賢弟客氣了。趕快取了他的真皇之羽,成為真正的羽皇。”青鸞明皇受了重傷的胳膊顯現出了原本的翅膀形態,他彎著腰用一隻手捂住受傷的翅膀。他聽到九嬰和邪神圖謀他的真皇之羽繼承羽族皇位,如今他受了重傷,他們二人又緊緊相逼,他的勝算不多,便即倒地選擇從九重天墜下去。見青鸞明皇要從九重天墜下,九嬰對和邪神見狀便去追逐他,九嬰:“快,抓住他,奪走他的真皇之羽!”青鸞明皇見其追了上來,忙用手一...-

一日,神界羽族,青鸞明皇正在同殿內護法九嬰與來犯的邪神蒼冥打鬥

青鸞明王同九嬰並排站立,青鸞明皇先上前去,

揮手將手中所握翎羽釋放出去,在邪神麵前釋放了一個能量波,

邪神蒼冥用手一檔,翎羽的能量與邪神的法力形成一陣巨大波動,

青鸞明皇見其不好對付,邊上前去邊對九嬰說道:“找尋時機,我們一起解決他。”

九嬰:“好啊,我的王。”青鸞明皇上前對著邪神又是一擊,

青鸞明皇:“九嬰,快!”九嬰頓時上前,以利劍刺中青鸞明皇後背。

青鸞明皇感到震驚:“你!……”

九嬰:“多謝蒼冥老兄了,等我當上繼承羽族大統,當上羽皇少不了你的好處。”

邪神:“九嬰賢弟客氣了。趕快取了他的真皇之羽,成為真正的羽皇。”

青鸞明皇受了重傷的胳膊顯現出了原本的翅膀形態,

他彎著腰用一隻手捂住受傷的翅膀。

他聽到九嬰和邪神圖謀他的真皇之羽繼承羽族皇位,

如今他受了重傷,他們二人又緊緊相逼,他的勝算不多,便即倒地選擇從九重天墜下去。

見青鸞明皇要從九重天墜下,九嬰對和邪神見狀便去追逐他,

九嬰:“快,抓住他,奪走他的真皇之羽!”

青鸞明皇見其追了上來,忙用手一揮,在他與另外二人之間設置了屏障,自己則選擇加速墜落。

那二人一個是手下僅次於自己的護法,一個是邪神,二人聯手,自然也不是吃素的,還是破了他設的屏障。

青鸞明皇繼續墜落著,直到墜落到一處大宅院中,如此巨大的聲響驚動了這座宅子的主人。

“阿婆,外麵是什麼聲音啊?”房內一位老婆婆說道:“夭夭彆怕,阿婆去看看嗷。”

說罷,老婆婆便到了院中檢視情況,頓時見到了墜落下來的青鸞明皇,此人已經接近昏迷,

她還看見上空還有二人正欲飛下來,青鸞明皇眼下氣息微弱:“阿婆,救……”

老婆婆立馬明白了這番情景是怎麼回事說道,“彆怕,孩子阿婆幫你攔著他們。”

說罷便用腹語傳聲道:“二位來我人界做客,為何不提前通報一聲,我也好招待各位。”

九嬰和邪神說道:“老太婆少廢話,交出你旁邊的那隻鳥,不然我們毀了這兒。”

老婆婆:“人界可不是你們肆意撒野的地方。”

說罷便用手中的柺杖杵了杵地,人界天地間便出現了一個保護禁製,隔絕著外界。

九嬰和邪神試圖破除這禁製,卻對這禁製卻無絲毫不影響。

老婆婆:“這可是老身用畢生法力設置的禁製,不是你們想破便破的,回去吧。”

九嬰和邪神見破禁製無望便隻好重長計議了。

青鸞明皇緩過片刻有了些力氣便後站起身來,

對老婆婆表示感謝:“阿婆,多謝相助,敢問您是何方神聖,為何淪落人界?”

老婆婆說道:“老身乃人界英靈,死後魂魄上不入天,下不入地,隻為守護人界不受邪氣侵擾。”

話說了一半,老婆婆歎了口氣,“唉,一切都是天意,老身曾算到這輩子遇見神明之時便是身隕之時,

老身剛剛以畢生法力設置了禁製卻隻能夠保護人界三年,人界的妖邪之物恐無人治理,

隻是老身冇有法力之後便要消失了,唉。”

青鸞明皇見狀,對老婆婆作揖說道:“您救了我一命,您有什麼願望儘管告訴我,我一定完成。”

老婆婆說道:“實不相瞞,老身這些年還照顧了一個孤女,我死後怕她無人照顧,

她叫白夭,是人界戰神和那個人的孩子,老身曾是人界戰神身邊的女將,

戰神死後我便承擔了照顧她的任務,我用秘法使我得以有幾年時光重現人世,

另外我答應過戰神永遠不提那人的名字,所以我不能告訴你她的完整身世,不過她絕對值得你保護她,

我隻有一個要求……人界太需要一位神祇了,

我求你……在這三年內儘可能地幫助她打通成為神的道路……”話未說完,老婆婆便要支撐不住倒地,

青鸞明皇見狀忙去攙扶她,“或者幫她達到一定修為能夠守護人界,

她是人界戰神之後,她,值得……我要你以真心實意……同她簽訂神界最高契約—神佑,可否?”

青鸞明皇:“好,我答應!”

老婆婆:“好,我叫她出來。白夭……白夭快出來……”

屋內的白夭聽到了阿婆的呼喚從屋子裡出來,見到阿婆如此情況,便扶住阿婆痛哭道:“阿婆,你怎麼了,阿婆!”

-,儘可能幫她修煉也不過是順手的事。於是並冇有對她有過多安慰:“人,你不必難過,她用術法在人界多待了數十年,如今已經完成使命歸去了。”白夭根本不想聽他那毫無情感的話:“我有名字,不要高高在上的用種族稱呼我,你不明白,我……阿婆……”白夭一時承受不住失去阿婆的痛苦,也不想在此聽青鸞明皇如此冇有感情的話,便扭頭回到房間關上了門,獨留青鸞明皇一人待在此處。白夭在屋內哭著,青鸞明皇對其並不關心,他看著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