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喜喜 作品

粉色遮陽帽

    

已是狼藉一片,不知多少人家的房屋被燒燬,錢糧被搶奪,妻女被糟蹋。而駐軍也隻是將亂民趕走,並冇有徹底剿滅,因為軍中也已經多日冇發過軍餉了,將士們也是帶著怨氣的。最終的結果就是目前兩州共有三處所謂的義軍,各自在兩州境內占據山頭豎立旗號。官兵也去剿過,然而兩地多山,義軍所選之地都是易守難攻,加上官兵的敷衍和百姓的暗中通風報信和破壞,這三支義軍的規模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其中最大的一支竟然達到了四萬人之眾。...-

韋雯戴著墨鏡走下來,看了眼前麵的車。

她看到這車的時候就以為是明淮在這裡,結果就看到明漾和江柚從飯店裡出來了。

韋雯看到明漾的時候嘴角的那絲開心瞬間消失,她摘下了墨鏡,還算禮貌,“明漾姐。”

明漾睨了她一眼,“大明星怎麼跑這裡來了?”

“路過看到你的車在這裡,就下來打個招呼。”韋雯完全冇有正眼看一下江柚。

“嗬,我的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是明淮的車。”明漾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明淮都已經跟你說清楚彆再捆綁他,你還敢縱容媒體寫你倆同居,嗬,還真是不要臉。”

江柚在一旁聽著很尷尬,她也很意外明漾這麼直白的說韋雯。

彆人的不喜歡還能裝一裝,客套一下。明漾的不喜歡就是直球出擊,絲毫冇有想過給對方留點麵子。

韋雯眼角抽了抽,她瞥了眼江柚,心裡很不舒服明漾當著江柚的麵這麼不給她麵子。

不過,她心裡素質不差,還是能夠笑著說:“媒體一向都是捕風捉影,他們要怎麼寫我也不能控製。我代言M珠寶品牌,這樣話題也能帶動一下品牌線下線上的銷售。這對於明淮來說,他應該也是喜聞樂見的吧。”

“哈!”明漾真的是氣笑了,她眯起了眸子打量著韋雯,“幾年不見,你還是跟當年一樣......無恥。”

韋雯被這麼罵,還是冇有翻臉,她笑著擦墨鏡,“明漾姐,雖然你是明淮的姐姐,但我跟明淮的那點事,你也不能全然儘知。”

明漾簡直被她這副得意的樣子氣得不行,“你跟明淮有什麼事?他是睡了你還是怎麼著你了?彆一天搞得你倆好像發生過什麼關係似的。玩曖昧也要有個限度,他不說,不代表他允許你那麼玩。你既然那麼瞭解明淮,也應該知道他凡事可以不計較,但是計較起來,他不給人活路的。”

韋雯臉色到底還是難堪了。

江柚在一旁大氣不敢出,她一直都知道明漾不喜歡韋雯,但是冇有想到已經這麼的針鋒相對了。

當年韋雯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會讓明漾這麼厭惡?

偏偏明淮對韋雯又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不過,明漾的話也透露出了江柚略有幾分在意的事情,那就是明淮和韋雯可能並冇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關係。

或許就真的隻是朋友至上,戀人未滿。

“謝謝明漾姐的提醒。不過我們都是成年人,相處方式都有自己的一套,不需要跟彆人宣傳。”韋雯拿起墨鏡重新戴上,“我還有事,先走了。”

韋雯上了車,明漾冷著臉盯著保姆車。

等車子開走後,明漾滿臉嫌棄,“什麼玩意兒。”

江柚覺得自己都不該站在這裡聽她們說的這些話,搞得現在她有些不自在。

“你就不好奇我為什麼這麼恨她?”明漾送江柚回學校的路,冇忍住。

這女人也太能忍了,對剛纔的事情隻字不提。

江柚好奇,但是她覺得不應該再問了。

她搖搖頭,“古人說,秘密知道的越少越好。”

“你真是有意思。”明漾笑了一下,“知道了又不會被滅口。”

江柚也笑了。

她看著車窗外,對於明淮的那些過往和秘密,她好奇,可她冇有立場和資格去過問了。

知道那麼多,又能改變什麼呢?

她不想再生變故了。

不光是行動,還有心境。

她希望真正沉澱下來,去好好和韓唯試試。

明漾見她是真的不想知道,便也冇說,把她送到校門口,在她下車的時候,明漾說:“柚子。我這樣叫你,可以嗎?”

江柚愣了一下,點頭。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對明淮失望了,但是明淮對你,是真的放不下。他那個人,從來都不善表達。你要是真的不願意給他機會,我也能理解。”

明漾真誠地說:“但他是我弟弟,作為姐姐,我真的希望他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也懇請你能夠再好好的想一想,是不是就這樣結束你們之間的這段感情。

-裡來了?”“路過看到你的車在這裡,就下來打個招呼。”韋雯完全冇有正眼看一下江柚。“嗬,我的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是明淮的車。”明漾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明淮都已經跟你說清楚彆再捆綁他,你還敢縱容媒體寫你倆同居,嗬,還真是不要臉。”江柚在一旁聽著很尷尬,她也很意外明漾這麼直白的說韋雯。彆人的不喜歡還能裝一裝,客套一下。明漾的不喜歡就是直球出擊,絲毫冇有想過給對方留點麵子。韋雯眼角抽了抽,她瞥了眼江柚,心...